毕业后找老师寻仇,这样的事情应该打住了
2019-10-12 10:52:2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
四川绵阳的卢某某突然成为网络关注的焦点。他举报初中的班主任“作恶多端”,对他进行了辱骂。这位班主任呢,目前已经是当地某校的副校长。就因为这则举报,事情闹大了。当地教育部门对其撤销所有行政职务并调离。而对于学生的举报内容和学校的处理结果,该老师表示“无话可说”。

其实,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先例。去年,河南洛阳栾川的常某尧在大街上碰到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,当时就对老师大打出手。原因呢,很简单。因为这位老师在学校打过他,现在是讨说法的时候了。随着调查的进展,还有不少同学也站出来证明常某所言非虚。好嘛,瞬间佐证出,这位老师就是该挨打的事实。

真的,看到这样的消息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我当年是师范毕业的,虽然最终没有拿起教鞭执教,但对教育行业依旧有着特别深的感情,打心眼里不希望老师有任何的不良形象。当然,这也只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。生而为人,不可能都会完全相同的,也有完全不配为人师表的老师存在。

不过,凡事不能以点带面。每个人都能清晰的看到,好的教师还是占大多数,否则早就天下大乱了。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,首先源自于老师和学生的不同身份。说句玩笑话,他们之间就是“天敌”。老师要管理,学生不服从,甚至变着法子去对抗。尤其中学生,正处于严重的叛逆期,本事不小呢。

其次就在于老师的教育方式。在以往,因为师资严重短缺,导致老师的教育水平存在严重偏差。况且,中国传统的教育认知就是不打不成器,对于孩子必须得严管。这样的说法,就连家长自身都表示认可。只要没有太出格的打骂,完全都在情理当中。加之孩子不敢说,导致不合理的教育方式得以延续。

还清楚的记得,当年我有个中学数学老师,名字记不清了,只记得姓赵。他岁数偏大,身材精瘦,留着一撮小胡子,犹如鲁迅先生笔下的藤野先生。他对学生的管教相当严厉,轻则咒骂,罚站,严重的话就会拧耳朵。同学们都害怕他,私下称呼他“糟老头”。但对他的课时和布置的作业却从不敢懈怠。

毕业时,同学们照合影照,各科老师都发表毕业致辞。别的老师都是场面话,他却说,我知道,你们有不少人恨我,心里头在骂我,甚至想打我。但是,我要告诉你们,我现在还能管得住你们,还能拧得住你们的耳朵。从现在开始,你们想让我管,我也不会管,你们已经不再是我的学生,都好自为之吧。

社会发展到今天,师资力量得到有效提升,对教育的方式和观念也得到明显改进。看似好事,压在老师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。严格管理,哪怕是正常的体罚,都有可能会遭遇投诉举报,弄得身败名裂。过于放纵的话,对不起老师的称呼,内心都难以接受。

我的儿子上小学时,适逢同学担任他的老师。我给同学说,自己孩子,哪里调皮或者惹您生气,该揍就揍,不用考虑太多。同学回答,您就别说风凉话了,臣妾做不到啊,就算您不吭声,弟妹还不找到我家里去。现在的孩子少,都当祖宗供奉着。我无非是个教书先生而已,心有余力不足啊。

有句俗话,家有三斗粮,不当孩子王。从古至今,教师并不是个值得炫耀的职业。作为曾经的学生,作为家长,作为师范毕业生,我还是完全有理由相信,只要心正体端,对每个学生都会有着同等的对待。即便有些看似过火,也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着急表现。只要加以正确批评引导,完全能上升到新的台阶。

卢某某,常某尧,不同省份的人,同样的毕业寻仇,不同的结果,这一系列的事情串到一起,让我们对教育的问题更容不得轻视。未来的日子里,学生如何面对行为不规范的老师,老师如何应对调皮捣蛋的学生,恐怕短期还是难以破解。毕竟,每个人都不希望这样例子随时充斥在身边。(文/孙新合)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