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  • 新闻评论
  • (383)

所谓的举报人,真的求您了,别再那么猥琐

所谓的举报人,真的求您了,别再那么猥琐 文/孙新合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,从疫情开始,举报行为就始终没有停止过。李文亮医生和他的同事,首先发现病毒的存在。出于提醒,在朋友圈的小范围发出提醒,要朋友和家人加强防范。毕竟,非典时期的可怕,是有目共睹的。当然,他还在群里特意嘱咐大家,暂时不要将该消息和检测报告外传。可是,他想错了。他发出的消息很快就被人截图并举报。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“造谣”,这还得了?警方迅速找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20 12:30

蝗虫来了怕什么,迎接它的有油锅

严重的新型肺炎疫情尚未结束,有消息说,蝗虫又要来了。不少人担心,这可咋整啊?我就笑,太杞人忧天了,怕什么,这玩意算啥?俗话说得好,豺狼来了,迎接它的有猎枪,若是蝗虫来了,迎接它的有油锅。蝗虫这玩意,老家称之为蚂蚱。它体型偏小,颜值更是弱爆。但是,祸害庄稼却是它的独门绝技。另外,它擅于飞奔,警惕性高,想要捕捉,挺费工夫。 小时候,对抓来的蚂蚱有着不同的折磨方法。折根毛毛草,从其颈部穿透,拎在手中,蚂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17 07:31

面对是非不分的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会

很坦白地讲,年轻时,我特别喜欢和别人争执,尤其在有理有据时。当然,最终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。要么人家听不进去,要么人家坚持自身说法。弄得个脸红脖子粗,不欢而散。如今,我已人到中年,回首看,回首想,当真觉得如此做法没有丝毫价值。已经逐渐明白,面对是非不分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,讲道理是难以行通的,恰如鸡同鸭讲。因为爱写文章,也得到不少人关注和认可,很是感谢。相信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感受,文章结尾的评论往...

  • 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16 07:27

没有人愿意因为口罩脏了洪湖的水

毫不夸张地说,知道洪湖比知道武汉还要早。小时候,每逢我耍脾气,母亲就会给我唱歌听,歌名就是《洪湖水浪打浪》。是老人家这辈子最拿手的歌曲,非常好听。等她唱完,做教师的父亲就给我讲述洪湖赤卫队的故事。主人公韩英接受党组织安排,来到洪湖彭家墩成立洪湖赤卫队。当地恶霸地主彭霸天勾结反动势力,对赤卫队进行残酷的围剿。别看韩英是位女同志,却很聪明善战,她利用当地复杂的水域与敌人周旋,逮着机会就狠狠打,彻底粉碎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14 08:13

静静地呆着吧,等候春暖花开

不出意外的话,整个东北的供暖效果都没得说。窗外哪怕寒风呼啸,大雪纷飞,屋子里依旧暖意融融,穿着单薄的睡衣都不会感觉冷。选择猫在家,原本是不错的主意,但呆久了,任谁都难以承受。中午,我会换上合适的棉服,戴上口罩,沿着门口的公路兜风,直径百十米即可。说是公路,有点夸张,严格讲,就是条土路罢了。只因连着附近不少乡镇,价值就存在。年前,购置年货的人把整条路都堵上了。该死的疫情让幸福生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12 08:45

一明一亮,一男一女,好个“明亮”组合

前几天吧,湖南那个叫杨亮的真的亮了。面对严峻的疫情,他带着孩子去广场散步。这原本不是毛病,只要按照相关要求执行就可以。谁知,他不仅不履行出入登记,还不佩戴口罩。保安对他提出提醒,没想到捅了马蜂窝。他冲着保安喊,我如果出现了任何问题,我负责,我如果传染了别人,我对所有人负责,只要我不得病,任何人都不会得病。我去,太威武了。事情很快弄个水落石出。杨亮之所以敢这么做,那是有足够的资本啊。他是桃源县财政所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11 06:34

人的好坏,和民族,地域,国界无关

我有个臭毛病。不管是谁,只要明显存在地域歧视,以后的日子里,断然不会与其有密切的来往。管你高兴不高兴,只要我不吃你的饭,不欠你的钱,能奈我何?要承认的是,这样的现象在目前中国普遍存在。河南人都是骗子,东北人全部流氓,福建人都是假医生,云南人都贩毒,就连京城也难以逃脱,爱显摆,爱装,真的,举不胜举。都是炎黄子孙,至于吗?况且,人,总是有好坏的。春节前,该死的新型肺炎肆虐蔓延,形式极其严峻,全国自上而...

  • 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09 08:15

天堂里没有病魔,天堂里永生

是的,他走了,真的走了。不会再成为“造谣者”,但那份签着名字,摁着指纹的训诫书依旧存在。有人说,这是他毕生的耻辱,至死都没有抹去,有人却坚定地认为,不,这是他终生的荣誉,应该刻在墓碑上,让世人永远铭记。他叫李文亮,时年35岁。生前在武汉工作,是个普通不过的眼科医生。原本,他的日子过得很平和,因为在病人身上看到了往日可怕的病毒,他开始变得“不安分”起来,在同学群里发出预警,让亲人朋友注意安全。这,其实无可...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08 06:24

拒绝登记和佩戴口罩的杨亮,您真的亮了

从去年腊月底到现在,每天都过着足不出户的日子。白天睡觉,凌晨醒来,最多的事就是看电视,写文章。实在不想动了,就坐在那里傻傻发呆,感觉犹如行尸走肉。真的,以往曾经多么渴望这样的生活。不需要出去上班工作,就是舒服地休息。有网络,不缺吃喝,多爽啊。现如今呢,整个人都要疯,最大的希望就是能走出房门,自由地飞翔。可是,我很清楚,原本特别简单的要求,在目前当真是可望不可求。毕竟不再是孩子,明白起码的道理,总不...

  • 1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06 06:47

欺生和杀熟,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

记不清什么时候了,有人透露出这么个消息,入住酒店时,会员价格比不是会员的还要高。有个同事不相信,认为无非想搞事。我告诉他,你的脑子被驴踢了,完全是正常现象啊。他很是不高兴,非得要实际验证下。好嘛,洒家就成全你。我们把测试点选择到单位门口那家酒店。按照酒店前台公示价格,银卡会员价打比方三百元吧。服务员问我是不是会员,我回答,不是。他说,先生,要是这样的话,价格就相对高点,多出五十元左右,您是否能接受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20.02.05 07:57